登录新浪财经APP 搜索【信披】查看更多考评等级

  来源:沃伦财经

  整整195天空窗,终于,博时基金迎来了自己的新Boss。在此之前,59岁的董事长江向阳在6个月常规代班期后已“超期服役”13天。

  一般来说,中国的公募基金实行“总经理负责制”。作为26年前全行业首批“五朵金花”成员,尤其又是一家管理资产规模高达15475亿(截至2024年3月末)的巨头,新任总经理张东的亮相,理所当然受到市场的广泛关注。

  然而,这位曾先后就职于中国银行和招商银行,特别是在后者浸润近30年的“头儿”,却因缺乏公募机构和二级市场相关管理履历,罕见引来坊间质疑。

  现年56岁的张东,本科就读于上海财经大学投资管理专业,随后获武汉大学软件工程硕士学位,1989年8月-1994年6月其就职于中国银行。此后,自1994年6月至2024年5月长达30年时间里,张一直在招商银行工作,并由一个深圳东门支行普通职员一路晋身为这家11万亿总资产大行的核心中高管理层人员,负责过多个关键业务。

  2007年,他曾任招行总行零售银行部副总经理;2011年被调任至香港子公司永隆银行,担任副总经理,后被调回总行担任财富管理部总经理。2015年年底,张东开始担任招行信用卡中心总经理、招行零售金融总部总裁等职位。

  2021年至2023年,张东又先后出任了招行财富平台部首任总经理、杭州分行行长、总行财会部总经理兼采购管理部总经理。四个“总行业务总监”级别岗位的淬炼,显然是对一位业务干部自身能力的肯定乃至特别培养。况且,其中大多涉及招行竞争力最强的零售及财富管理板块。

  值得注意的是,2022年9月,招商局金融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招商金控”)正式挂牌成立,成为国务院国资委体系首家央企金控公司,也是继中信金控及北京金控后中国第三家正式获得牌照的金控机构。而在招商金控旗下,招商银行、博时基金无疑是体量最大的两家。以平级机构调动而言,招行部门总监当对应博时基金副总经理。

  也就是说,张本次属于“超迁”。

  有些另类的“新头”

  据了解,在正式掌舵博时基金前,张已担任博时基金党委副书记一职,而这种安排与九年前江向阳空降博时基金时的路径完全一致。但不同点在于,是时江氏同时还在招商局金融集团副总经理位置上过渡了半年。更早之前,江则长期在中国证监会工作,历任期货管理部处长、深圳专员办处长、办公厅党委办副主任及新闻办主任。某种意义上,其属于典型的“下海”,因此需要更为复杂的衔接。

  尽管到位之初都不具备一线实操经验,只是江向阳自身浓厚的“监管”背景令当时的外界难以置喙。而九年后的5月23日,张东上任的前一天,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发布了最新数据,称本土公募基金资产净值合计30.78万亿,即首度突破30万亿大关。考虑到7.2亿基民人数以及近年来公募基金糟糕的业绩表现频频触发舆论反弹,身为同业综合排名第六的博时,其高层人事变动自然就变得更为敏感。

  事实上,深耕银行业多年的张东与一众头部公募基金总经理的履历构成,的确差异很大。以截至2024年一季度末时非货管理规模前十名的公募机构为例,便可略知一二。

  纵览除博时基金外的其他九家机构,现任总经理几乎都涵盖较长时间的二级市场相关管理经验——要么曾在其他公募机构从业,要么是本机构内部晋升而上。

  非货管理规模排在首位的易方达基金,其总经理刘晓艳曾在广发证券工作,并于2000年参与筹建易方达基金,现为该机构董事长(联席)兼总经理。

  华夏基金现任总经理李一梅于2001年便加入该机构,属于内部晋升序列;广发基金现任总经理王凡虽然加入时间不长,但此前在易方达基金担任高管。

  嘉实基金现任总经理经雷曾在美国国际集团(AIG)国际投资公司和友邦中国区资产管理中心任职,2013年10月开始加盟嘉实基金,迄今也有十年之久。

  富国基金陈戈、南方基金杨小松、汇添富基金张晖和鹏华基金邓召明则分别于2000年、2012年、2005年和2008年加入各自机构。

  由此可以看出,非货规模TOP10的公募机构总经理中,除了博时基金张东、广发基金王凡和招商基金徐勇外,其余人等在本机构的工作期限均在十年以上。

  而这三者中,又以张东和徐勇的情况更为相似:两人均没有直接管理公募机构的履历背景。更巧合的是,博时基金和招商基金在某种程度上还属“兄弟关系”。

  根据天眼查显示,招商基金的幕后股东分别是持股55%的招商银行和45%的招商证券,而两家股东均系招商局集团的麾下大将;同时,招商证券目前也持有博时基金49%的股权,系后者最大单一股东。因此,站在招商证券背后的招商局集团,准确的说是招商金控,自然也在博时基金拥有很大的话事权。

  同为招商局系旗下公募基金机构,这一点似乎为其在选人上的相似风格提供了某种合理解释。而从“大哥”招商银行选调高管来掌舵博时基金,想必也能更加代表幕后大老板的利益。如此,一切便都说得通了。

  有分析家猜测,张东或也如博时基金现任董事长江向阳一般,走向一条从总经理升任董事长的道路。毕竟,后者已临近60岁;毕竟,前者属于本系统长期培养的干部。

  但更重要一点在于,招商金控现在需要以一个整体形象去拓展更大的事业版图,这显然与博时此前多年单打独斗造就的格局不同。江向阳一直强调的“为国民创造财富”的理念当然很难变更,不过在“金融脱虚向实”以及“金融强国”现实背景中,仅有此是远远不够的。

  就在4月30日,博时基金(国际)有限公司、华夏(香港)、嘉实国际共计六只虚拟资产ETF就在港交所正式上市交易,这也是亚洲首批虚拟资产现货ETF。由三家最老牌内地公募基金配合香港建立国际虚拟资产中心,其中的“政治意味”相当强烈。

  只是,饭要一口一口吃。对张东而言,此刻的第一要务,是扭转博时业绩不断下滑的局面。数据显示,从2021年至2023年,其全年营收分别为57.64亿、53.16亿、45.88亿,同比下降7.78%和13.69%,当年净利润分别为17.79亿,17.24亿、15.11亿,同比下降3.09%和12.36%。

  一方面是产品净值受A股下跌池鱼之殃,一方面是持续的内外部机制改革,全行业在过去一年过得都不顺遂——全年管理费报酬和托管费收入各自下降了7.55%和6.44%。但素来不长于权益产品的博时,经受的挫折无疑较同级别业者更大。尤其是从肖风时代“五虎将”中最后一个大佬副总经理邵凯,到与江向阳几乎同期到岗的副总经理徐阳,再到“二进宫”的总经理高阳先后挂靴,而目前唯二留任的两位副总经理王德英、吴慧峰,也似乎更具备行政、财务、信息技术方面的专长,频率过度的人事“地震”,进一步加重了博时老拥趸们的担忧。

  这,或许正是张东那份履历得到关注的关键原因。

  火车跑的快,全凭车头带。不少分析人士坚信,未来一段时间博时管理层必然进一步得到充实和补强,但关键还得看张东。

  东风,可与张郎便?!

  前十三年:肖风的印迹

  历史上的7月13日,往往发生一些“开端”级别事件。诸如1904年这天,全长9288公里世界第一亚欧铁路桥的西伯利亚大铁路竣工,又或者1930年的这天首届足球世界杯开幕。即便在中国也不例外,比如解放牌汽车试制成功以及宝成铁路接轨。

  1998年7月13日成立的博时基金,则是中国内地首批五家基金管理公司之一。虽然后期股权结构的重大变动使得这家元老级的公募机构在经营风格上发生了巨大变化,但是先行者们的印迹仍然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这其中,基金创始人兼首任总经理肖风功不可没。

  1989年,毕业南开大学的肖风在深圳康佳从事秘书工作,进而协助公司于三年后实现A股上市,自己也成为了公司董秘及股证委员会主任。当然,此“秘书”已非彼“秘书”。

  也是在这个过程中,肖风第一次接触到了基金经理这个职业。据肖后来回忆,当时承销商从香港拉来几十个基金公司的基金经理实地考察。

  这段经历,足以让肖风被当时央行深圳分行相关部门注意到。彼时,央行希望能有一个在上市公司从头到尾做过股份制改造和IPO的人来负责审查上市工作和监管上市公司。符合要求的肖风顺势于1992年上半年加入中国人民银行深圳分行。

  1993年,随着国务院成立中国证监会,各地也进行了证券监管框架调整。深圳很快成立了深圳市证券管理办公室,中国人民银行深圳分行关于上市公司的证券市场监管全部合并,肖风再度顺理成章进入到了深圳市证券管理办公室。

  1998年初,在南方、华夏、国泰三家基金公司正式发行第一批封闭式基金后,肖风嗅到风信,毅然辞去证管办的工作,开始创办博时基金。

  在肖氏的带领下,博时基金开局即王者。

  1998年,博时成立第一只封基“裕阳”,次年发行第二只封基“裕隆”,于1999年和2000年分别以78亿和117亿的资产规模位居行业首位。

  2000年,博时虽未发行新产品,却成为当时唯一规模超百亿元的基金公司,而增长来源主要是管理资产的增值——此前发行的两只封基截至2000年底已实现资产翻倍。

  2001年,中国首只开放式基金发行,博时紧随行业步伐,于2002年发行了旗下第一只开放式基金“博时价值增长”。这支让博时基金声名大噪的基金所属基金经理,正是肖华以及一度离开博时又在20年后回归,并成为新一任总经理的高阳。

  2003年,凭借对汽车股的成功发掘,博时价值增长基金获利丰厚,仅当年的净值增长率就达到34.34%,在当时市场上的70多只基金中名列榜首。至2004年底,博时基金的资产管理规模达到247亿元,而此后三年仍继续稳步增长。

  2007年,博时基金迎来发展史上的第一个转折点。首先是大环境的影响,迭加股权分置改革成功,当年上证出现了历史性的高点位“6124”,令无数股民们为之狂欢。这也是中国基金行业爆发式扩张的一年,博时基金的资产管理规模达到了2215亿元。

  由于博时原大股东金信信托在上一轮熊市中挪用客户信托资金和银行贷款,面临停业整顿和被托管的命运,2007年12月26日,博时基金将其48%的股权公开拍卖,招商局集团旗下招商证券则以63.2亿元拍得,也标志着由李鸿章创办的百年招商至此得以控制了本土两家大型基金公司:博时基金与招商基金。

  这在中国基金业发展史上是绝无仅有的存在。《证券投资基金管理公司管理办法》中明确规定,同一个实际控制人只能控股一家、参股一家基金公司,即“一参一控”。

  只不过对于竞拍成功的招商证券来说,一招“明修栈道、暗度陈仓”至少在表面上“合规”。据当时某证监会指定信息披露媒体在一篇题为《参与拍卖前卖出招商基金股权,招商证券巧妙绕过 “一参一控”》的文章中,点出了招商证券先是把所持招商基金的部分股权卖给其同门兄弟招商银行,再去竞买博时基金股权的手法。

  2009年,招商证券通过向四家机构转让部分股权,将其在博时基金的股权占比降至49%。随后,创始人兼灵魂人物肖风可能离职的传闻开始在坊间流传。

  2011年上半年,博时基金资产管理规模降至1113亿元,较之2007年近乎腰斩,管理基金资产净值占市场比重下降到了4.72%,规模排名同步滑落至行业第五。

  同年7月,肖风正式辞去博时基金总经理一职,并向员工发出了“来自你们的同事:肖风”的告别信。信中写到,“我会慢慢计划做一些与博时没有直接竞争关系的,新鲜的,有意义的事情。”

  随后,肖风加盟万向集团出任中国万向控股副董事长,开始搭建万向金融板块。据知情者透露,早在2007年,万向集团就有意收购博时基金,但在最后时刻输给了官方身份的招商证券。不过也正是在此期间,肖赢得了万向集团创始人鲁冠球的青睐。

  多年后,当万向集团成为本土首个申请金控牌照的民营集团时,肖风或会记起当初那句留言。

  37岁的何宝于2011年10月走马上任博时基金第二位总经理,这是肖风13年前上任时的年龄。而肖、何两位,大概也注定成为博时乃至整个中国公募基金行业很长时间里最年轻的总经理。然而,“后肖风时代”的博时,多任总经理都似乎显得“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后十三年:五任总经理更迭

  何宝,现实版“宝总”,曾任社保理事会投资部海外投资处处长、中投股权投资部高级经理兼全球新兴市场股票投资主管,一个典型的“少壮派”。但是,随着他的上任,博时团队却开始变得动荡不堪。

  2012年8月,博时基金首席策略分析师、研究总监、2011年偏股基金冠军基金经理夏春辞职,分管投研的副总经理杨锐辞职;同年9月,博时基金负责市场营销的副总经理李雪松辞职;此后,博时基金成长组投资总监张峰、量化投资基金经理汤义峰、博时新兴行业成长基金经理李培刚及部分行业研究员相继辞职。

  2013年6月1日,连推七大改革的何宝在担任总经理仅1年零7个月之后草草官宣离职,创下当时十大基金公司总经理最快离职记录。此后总经理一职,由博时基金董事长杨鶤暂时代理。也是由此时起,董事长代理总经理或者反之,或成了博时的一种特殊企业文化。

  很快,博时基金终于迎来了第三任总经理吴姚东。与出身中国投资有限责任公司的何宝不同,来自招商证券的吴当然更能代表股东方的利益。

  吴姚东,1990年-1996年任职于湖北省鄂城钢铁厂,历任团委干部、下属合资公司副总经理等职,后获得武汉大学博士学位。2002年进入招商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历任国际业务部分析师、招商证券武汉营业部副总经理(主持工作)、招商证券(香港)公司副总经理(主持工作)兼国际业务部董事、总裁办公室总经理、董事总经理、公司总裁助理。

  令人意外的是,这位股东方选派的总经理也仅仅坚持了三个年头,就被前证监会办公厅副主任、招商局金融集团副总经理江向阳接过了方向盘。外界注意到,从1997年加入证监会,江先后经历了周正庆、周小川、尚福林、郭树清、肖钢前后五任证监会主席,资历相当深厚。

  2015年,博时基金董事长张光华和总经理江向阳的到任开启了博时基金二次改革序幕,进而在固定收益投资领域取得了显赫成绩。

  然而,甘蔗从来没有两头甜。也可能是其7月13日的诞生日恰逢巨蟹座,天然具有缺乏安全感且极为执着的DNA,当固守产品一路高歌猛进之际,昔日也曾一度高光的权益类产品此后发展却变得愈加迟滞。有市场人士甚至戏称为“长短脚之恋”。

  2020年底,博时基金权益类产品规模为1418.30亿元,较2019年底的954.47亿元增加了463.84亿元,增幅近半。但就权益产品规模行业排名而言,该公司排名从2019年底的11位下降至2020年底的19位,排名下降8位。

  2020年1月,博时基金曾发布公告称,董事长张光华因“退休”离任,而时任总经理的江向阳自1月9日起代任公司董事长一职。3个月后,博时基金再次公告称,江氏正式就任博时基金董事长。

  在江和张两位合作搭档的5年间,博时基金资产管理规模从2015年中的3027亿元人民币,增长至2019年末的10668亿元人民币,非货币核心公募规模排名稳居行业第2位。

  而在江向阳升任董事长之后不久,博时基金总经理一职于2021年2月落到了原鹏华基金副总经理高阳身上。这,也是博时的第五任总经理。

  高阳,博时基金的著名“老人”。

  1998年7月至2000年2月,其在中国国际金融股份有限公司任销售交易部经理。此后的2000年3月至2008年2月,高阳进入博时基金,并在肖风的一手栽培下从首支“价值成长”的基金经理成长起来,其管理的博时价值增长任内回报为29.69%、基金裕隆回报更是曾达到389.86%。离开博时后,高于2008年12月至2021年1月间担任鹏华基金副总经理。

  在鹏华基金担任副总经理的12年间,高阳引领着鹏华基金迈向行业前十。尤其是在2019年打造了数只爆款基金,其中2020年7月开启认购的鹏华匠心精选单日认购金额达到1300亿元,一度成为公募基金发行史上首募规模最高的一只。不过,高氏一直无缘再进一步,直至他收到老东家的召唤。

  时隔12年重回旧巢,乃博时基金大股东招商局层面经市场化选聘后直接任命,而高的重要任务当然是重点发展权益类产品,以解决博时基金多年来管理规模提升主要得益于债券基金的固疾。

  或许是时间尚短,也可能是从个人到机构舒适区的甜蜜诱惑很难抵御,至2023年4月,博时基金披露2022年年度报告,其中主动权益类产品业绩表现依旧欠佳。2023年底,任职期未满的高阳离开博时基金,加盟天弘基金任总经理。

  必须承认,过去十多年来,博时的主动权益管理能力始终未能迎来理想的质变。试举一例,目前博时主动权益类基金中,管理规模最高者为曾鹏,截至今年Q1为89.35亿。这就有些尴尬了,作为刚刚重返“万亿大厂”的博时,头名居然不及百亿关口。要知晓,易方达张坤、中欧葛兰管理的基金巅峰期分别高达1345亿、1103亿。虽然因外部环境此后大幅回落,但二人的谷底数据仍分别为654.74亿和573.46亿,乃曾鹏的7.32倍和6.41倍。

  当然,管理规模愈大,明星基金经理所承担的风险也愈大。近日有市场传言称,公募基金2019年以后年薪300万以上被要求全退。相关媒体在向部分公募人士求证时,得到的答复是消息为真,“据说已经离职的人也要退,但具体时间不确定”。此前,据行业内部人士称张坤的年薪高达八九千万,虽然这一数字未经考证,可作为管理规模如张者,在面对内部接盘的数字诱惑已远大于其实际操盘的能力所得时,上述传言对于公募行业则无异于”六月飞雪“般突然而刺骨。

  权威数据进一步显示,截至2024年Q1,博时股票型产品规模为413.04亿,环比减少56.86亿;混合型产品规模728.14亿,环比减少44.3亿。甚至,面对春节至5月的“牛一行情”,截至5月21日,博时旗下17只产品成立以来已亏损超40%。

  对于刚刚官宣的第六任总经理张东,以其在零售金融和财富管理上的工作背景,是否能弥补博时基金在主动权益投研方面的短板,市场目前只能持保留态度。

  从5月24日上任至6月7日,正好半个月15天,这位新BOSS一直没有发出声音,更没展现存在感,以至于外界竟然难以在网间搜索到其照片。

  当然还有一种更大的可能——来日方长。